勇立潮头搏西风 舍得故园换新天

陈哲


—安泰超硬产业化、国际化历程简忆

在中国钢研七十年的历史发展长河中,如果有一面镜子可以投射集团公司产业化与国际化的足印,安泰超硬无疑是最佳参照坐标之一。安泰超硬创建三十年以来,搭乘我国科技体制改革的东风、紧随中国制造业崛起的步伐,从实验室成果走出深宅大院,率先实现产业化、规模化经营,到走出国门、走向国际,成为引领中国金刚石工具产业发展的一面旗帜,也是中国钢研在我国关键金属材料及制品的众多细分领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及强,填空白、补短板、锻利刃,引领行业技术进步、实现产业报国的一个缩影。

1992年南巡的春风吹拂神州大地,国家科技体制改革步伐加速,中央发布了《关于人才分流、结构调整、进一步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明确“科学技术要面向经济建设,经济建设要依靠科学技术”的指导是想和“稳住一头、放开一片”的科技政策,为科研院所企业改革发展注入强心针。同年,我院制定“341”改革总体思路,即“以效益为中心, 以市场为导向,以科技为基础,实现产业化、一体化、工程化、国际化、攀登世界科技高峰”,并成立了产业总公司、新材料总公司、冶金新技术开发公司三大公司,拉开了中国钢研科技产业化的大幕。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安泰超硬应运而生。

1993年4月,原钢铁研究总院粉末冶金研究室的10位科技人员带着自己的实验室成果,来到昌平一个叫凉水河的小村落创建了安泰超硬,从此开启了安泰超硬一路筚路蓝缕、玉汝于成的艰辛创业之路。在当时金刚石工具产业完全由西方垄断的情况下,秉承钢研深厚的科研底蕴和创业团队敢为人先的进取精神,安泰超硬一经创立,便在中国人造金刚石工具发展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华章。从这里诞生了世界第一片自由烧结金刚石锯片,中国第一片激光焊接金刚石锯片、第一米金刚石绳锯、第一件整体烧结金刚石磨轮,在国内率先成功开发粉末触媒合成金刚石技术、预合金胎体低温烧结工艺、金刚石定向排列技术,国内首家对外出口、取得欧盟OSA认证、进入欧美高档专业市场,等等不一而足。

安泰超硬成立以来,始终引领行业技术进步的潮流,不仅开创了中国金刚石工具产业化的先河,加速了我国赶超国际先进的步伐,在中国钢研产业发展史上也留下了独特的足印。集团最早产业化、规模化企业之一,首家收入过亿的产业,支撑首家上市公司-安泰科技上市的半壁江山,首家规模化出口、迄今唯一一家出口比例90%以上、引发美国反倾销诉讼,第一家走出国门、海外建厂的子企业。这些都是对中国钢研产业发展档案的重要充实和极大丰富。

企业的发展总是在曲折中前进。时光来到2005年,一场旷日持久的遭遇战不期而至。美国对中国金刚石工产业发起反倾销诉讼,谋求对中国企业课以164%的高额关税。美国是全球金刚石工具的最大单一销售市场,也是全球金刚石工具企业的兵家必争之地。进入二十一世纪,伴随中国制造业崛起,中国金刚石工具迅速打入美国市场,成为继日本、韩国之后美国市场的主要参与者,并呈后来居上之势。特别以安泰超硬为代表的少数企业在美国专业金刚石锯片市场的推进,极大地刺激了美国本土制造商的神经,促使他们临时抱团取暖,祭出贸易保护的大旗,寄望于将反倾销作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企图将中国企业挡在美国市场的大门之外,苟延残喘。安泰超硬作为中国最大对美金刚石出口企业,是美国起诉方的主诉目标。

这是中国钢研旗下产业第一次遭遇国际反倾销,在既无先例、亦无经验,众多同行企业仓皇顾盼之际,年轻的安泰超硬班子将这一挑战看作是美国市场重新洗牌的机会,决定迎难而进、果敢应诉。反倾销应诉是一场硬战、恶战,更是持久战。浩如烟海的调查问卷、不定期的现场突击核查、年复一年的行政审查,对企业正常经营带来极大困扰的同时,对应诉团队的身心、意志构成极大的考验,没有对企业的忠诚、没有强大的企业精神支撑,长期坚持反倾销应诉工作是难以想象的。至2012年底,历经八年艰苦抗战,安泰超硬连续取得国内所有应诉企业中唯一“零”税率的骄人战绩,被业内同行奉为“神话”。公司对美出逆势增长,从反倾销之初的年300万美元增加到1800万美元,激增6倍之多,占中国对美出口份额的65%以上,成为中国金刚石工具对美出口的绝对主导力量。

祸福相依、喜忧相伴。美国起诉方欲将安泰超硬逐出美国市场的“贼心不死”,面对我方连续的“零”税率,又炮制出安泰超硬国有控股企业、非市场经济主体的诡辩,并将此案上诉至美国贸易法院。反倾销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国际政治的延续,进入奥巴马政府第二任期,随着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出炉,美国对华政策全面收紧,贸易政策明显转向。2013年10月,美国联邦贸易法院就安泰超硬单独税率问题做最终裁决,以所谓“政府控制企业”为由,剥夺安泰超硬单独税率资格,裁定税率164%,2014年11月1日起正式生效。这一变故对安泰超硬来说是一场灾难,164%的关税无异于宣判了安泰超硬在美国市场的“死刑”。此时的美国市场已成为安泰超硬出口市场的半壁江山,失去美国市场已成为不能承受之重。

安泰超硬又一次面临生死抉择。摆在安泰超硬面前的选择只有两个:放弃美国市场或第三国建厂。放弃美国市场是最简单的,但放弃美国市场,将市场拱手于人,等于放弃了发展,甚至生存;第三国建厂才是根本解决之道,但短期内要实现国外投资建厂,谈何容易?这无疑是最艰难的一条道路。然而,安泰超硬班子坚信:选择最难的路,才能赢得竞争。


image.png


好在安泰超硬对这一风险早有预判,并于2011年开始筹划海外建厂,选定以泰国为目的国深入开展可行性研究,论证建厂方案,同时推动集团内部决策。2013年6月,经集团、安泰董事会决策,安泰超硬泰国基地建设项目正式启动。2014年6月,泰国工厂建设竣工并开始热试。2014年8月,车间还透着湿气,员工招收、培训还没到位,尚未度过试产期的泰国工厂就不得不接受北京本部的生产转移。2014年11月,泰国工厂开始全面对美发货,刚好赶在美国海关164%的税率开始正式执行之刻,好险!在这看似“一切刚刚好”的背后,凝结着安泰超硬人多少的艰辛与血汗,隐藏着多少如歌的往事,可谓纸上悲欢难堪月,轴尽待收浮生卷。

如今回首,泰国项目作为中国钢研集团范围内第一个走出国门投资建厂的项目,最考验的还是决策。为了美国个把亿的市场,冒着极大风险去国外建厂有这个必要吗?安泰超硬有团队和这个能力吗?选址为什么选泰国而不是越南或马来西亚?美国如果在对泰国反倾销怎么办?等等,当时都没有最佳答案。当时“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的倡议尚未提出,大家充满顾虑、很不放心是自然的,要在集团和安泰上下达成共识确实有难度。但超硬班子笃信美国市场决不能丢,对自己的团队也有底气,推动泰国建厂的信念没有丝毫动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为集团公司和安泰董事会的担当和果断决策喝彩致敬!其次,确实是人的问题,到泰国的“乡下”去建工厂、去长期工作而不是去旅游,谁会愿意去?安泰超硬从领导班子、部门干部到一线员工,再一次体现了超硬人识大局、顾大体,急公司所急的可贵品格。有的员工撇下尚未满月孩子,有的员工抛开新婚燕尔的妻子,有的员工拜别重病在身的父母,依依西南行。他们都克服了巨大个人和家庭困难,背井离乡、抛家为业。他们是泰国建厂的真正英雄,他们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个钢研、一个目标”和“安泰事业、大家成就”的内涵,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泰国工厂的建成使安泰超硬彻底摆脱了反倾销的羁绊,在国际化道路上迈出了无比坚实的一步,在国内国际同行竞争中赢得了有利地位。作为集团公司首个境外投资建设项目,泰国建厂也是中国钢研开展国际化经营的积极探索,为产业“走出去”积累了宝贵经验。该项目也作为中国钢研集团范围内对接“一带一路”和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窗口项目,受到国资委、发改委等部委的关注和好评。泰国工厂自建成以来运行良好,至目前已成公司实施了三期扩产,产能、经济指标均超越了当时可研的目标,为安泰超硬的转型发展提供了坚实支撑,使金刚石工具这一传统产业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2017年超硬泰国成功引入美国战略客户增资扩股,实现了与客户战略捆绑、共赢发展。这是安泰超硬在走出国门之后,在国际化、市场化方面又一次具有深远内涵的推进,为泰国工厂发展注入了新的强劲动力。

在当前国际贸易保护加剧、中美角力的背景下,泰国工厂的战略价值凸显,安泰超硬通过实施国际产业布局重塑传统产业竞争优势的经验值得借鉴。“十四五”集团公司产业发展进入新阶段、同时面临新挑战,集团范围内重点产业国际化的程度显著提升,产业走出去、规避贸易风险的需求日益增加和迫切,期待集团公司能够高瞻远瞩、顶层设计、提早布局,以安泰超硬泰国工厂为“据点”,打造中国钢研海外产业基地,为集团公司产业抱团出海、园区式走出去赋能助力,开创中国钢研产业国际化新的辉煌篇章!


0.0636s